四合院之饮食男女_第203章 恶趣味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03章 恶趣味 (第1/3页)

  四合院之饮食男女正文卷第203章恶趣味中戏的校园很小的,以前是北羊老段四大金刚之一靳芸鹏的宅子。

  里面有几栋西洋式建筑,能满足现在的教学要求,可满足不了师生住宿的条件。

  所以中戏的老师是住在外面的,他们多是不差钱,都有自己的宅院。

  麦庆兰家里虽然不是什么商业巨擘,但也是富裕人家,父母两个积攒了不少余财,又只有这么一个孩子,所以生活很是不错。

  似是李学武收的这几处宅院,看来这些老师们的生活都很不错。

  有工资,有补助,有徒弟伺候。

  说起徒弟,李学武看了一眼麦庆兰问道:“家里没有徒弟嘛?”

  麦庆兰摇了摇头,皱眉道:“我爸妈带的几个徒弟早就成年了”。

  说着话有些皱眉地看了看自己家大门,监视父母的人就在院里坐着。

  李学武瘪了瘪嘴,对着顾延示意了个眼神,随后迈步就往院里走。

  麦庆兰还要跟上,却是被老彪子给拉住了,示意她不要跟着进去。

  李文彪很清楚武哥的办事风格,无论是对待麦庆兰父母,还是对待院里的人,其手段都不是太合适让她看见。

  麦庆兰也有考虑到自己进去会不会给对方添麻烦,索性就留在了大门口,焦急地看着进门的那两人。

  “同志你找谁?”

  “同志!”

  “站住!你!……”

  门里坐着的两人看着李学武和顾延往里闯,站起身问了两句,没见对方回答,已经皱着眉头过来拦着了。

  顾延一巴掌呼在了冲过来的那人的脸上,打的对方一个趔趄。

  而另一个人见进来的人这么豪横,不知道对方是啥身份,只能愣在原地。

  李学武径直走进了院里,看了看院子的格局,跟自己买的那几处差不多,二进院,在京城算是很不错的了。

  摆手示意顾延在门口等着,自己则是迎着出门来看的那位走了过去。

  “您姓麦?”

  “我……我是,您是?”

  麦永生不认识李学武,也不知道门口发生了什么事,这年轻人是怎么进来的?

  这里虽然是他家,可他和爱人正在被学校里的人监视居住,说的是明天继续遭受那份苦,他战战兢兢的出来看,还以为提前了呢。

  李学武歪了歪脑袋,笑着示意了里屋,道:“进去聊聊”。

  麦永生看了一眼门口,抬手示意了里屋,道了一句“请”。

  他不请也不行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  来的这人不知道是个什么身份,但能摆平了门口的监视,那定是有点本事的。

  至于来找他做什么,他没得考虑,因为他现在都这样了,随时都要被人捏死的模样。

  顾延看着李学武进了门,转头看着靠墙跟儿面壁站着的俩人,嘟囔了一句“废物”。

  之前那姑娘还说这院里有好几个人来着,怎么就这俩?

  顾延纳闷,李学武也搞不清楚,不过院子里有没有人一看就知道,索性就没想太多。

  等他带着满脸惊奇的麦永生夫妇走出来的时候,他们没见着的人却是堵在了大门处。

  “你们是谁?”

  堵门的有四个人,带头的是个三十多岁干部模样的男人,身后跟着的则是二十左右岁的。

  李学武倒是没杵他们,晃了晃下巴,在院里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从腰上抽出了m1911。

  “你要不要先问问我手里的枪是谁?”

  带头的人微微眯起了眼睛,他看见了疤脸男人的枪,也看见了麦永生夫妇两人连铐在一起手,手上还共同拎着一个包,好像装了不少东西。

  能用枪的,还能用铐子的,又是这般豪横,他能想到的就那么几个强力部门了。

  他们只是学校里的组织,可没接触过这些部门。

  李学武没好脸色地示意了麦永生夫妇道:“谁让你们站住的,继续往外走!”

  麦永生看了他一眼,迈着步子同爱人一起往出走。

  那带头的干部拦在门口,目光看着拎着枪的男人,并没有让开。

  正在影壁那面壁站着的两人也想转回头看,却是突然挨了一个大嘴巴。

  “谁特么让你们回头的,老实站着!”

  顾延冷着脸喝骂一句,随后便要去揍门口那几个人。

  他明白姐夫是来给李文彪丈人家解决问题的,当问题不能以常规方法解决的时候,那就制造一个更严重的问题遮盖住原本的问题。

  当然了,前提是他们得把人带出去,他不知道姐夫的身手如何,动手的事还得是他来办。

  可还没等他往前冲呢,却是听见身后“咔哒”一声,姐夫的手枪已经上了膛。

  “你敢妨碍我们执行任务?”

  顾延很配合地没有往身后看,而是推了身前的麦永生夫妇往前走,顶在了对方的人墙上。

  带头干部的目光一直看着李学武,这会儿枪都顶脑门上了,他自然没胆子赌对方的枪里有没有子弹。

  可自己看着的人不能无缘无故的丢了,只能放狠话道:“你们要抓的是我们学校的老师,你总得让我知道你们是谁吧?”

  “更何况”

  干部指了指院里影壁前面站着的两人道:“你们怎么能打人呢,我们是校工委的人”。

  顾延见对方有所松动,使劲儿推了推,麦永生带着爱人硬挤过人墙,走出了这道被封闭许久的家门。

  看见大门外女儿的身影,想起刚才那人跟自己说的话,低下头带着流泪的爱人往吉普车边走去。

  李学武还站在门厅里,用手枪抵在了干部的胸口,眯着眼睛说道:“人是我打的,大不了把你们领导叫来,我再打他一巴掌好不好啊?”

  说完搭拉着眼皮,浑不在意地迈步往外走去,堵在门口的那些人早就因为顾延的冲撞躲开了。

  面对疤脸男人他们更是不敢拦,这么横的人,真不是他们能惹到的。

  带头的干部更是目光盯着李学武不敢动手,就那么盯着,身子也跟着转动,怂中带着一点点虚无缥缈的坚持。

  李学武一边收好了枪,一边点了点那边正捂着嘴哭泣被老彪子拉着的麦庆兰说道:“你父母的案子虽然跟你没牵连,但你不要离开我们的视线”。

  说着话,看着顾延将麦永生夫妇送上车,站在副驾驶边上对着麦庆兰说道:“当我们需要你协助调查的时候,一定要让我们能找到你,不然,后果很严重”

  放完狠话,又扫了一眼门口站着的那几人,不屑地撇了撇嘴,跳上副驾驶示意顾延开车走人。

  看着吉普车离开,带头的干部皱着眉头扫了一眼院里,问道:“他们搜走什么了?”

  “不……不知道”

  挨打的那人捂着脸说道:“他们闯进来就抓人,我们被顶在墙上不敢动,动就打我们”。

  跟着干部来的人悄声说道:“会不会麦永生家里藏着什么东西,或者他的身份可疑啊?”

  “不可能吧”

  旁边那人皱眉道:“这院里我们都翻过一遍了,有问题咱们早就发现了”。

  挨打那人凑过来看了一眼外面哭着麦庆兰,咧嘴问道:“王主任,会不会是来救麦永生的?”

  “你脑子被打糊涂了嘛!”

  被叫王主任的干部皱眉看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特么连救人和抓人都分不清?!”

  “还有!”

  王主任点着这人的胸口责问道:“你怎么特么看的门,我们吃个饭的工夫人就被抓了,你怎么就不知道拦着他们呢!”

  这人被点的直往后退,他真想说出心里话:我是没拦着嘛?没看见我脸上的巴掌印嘛,拦了,没拦住。

  还有,你特么竟然责问我为啥不拦着,刚才你怎么不使劲拦着呢!

  你知道怕死,我就不知道怕疼嘛?

  王主任瞪了一眼不说话的男同志,转头往外面走去。

  等到了麦庆兰跟前,看着还在哭泣的昔日恩师之女,皱眉问道:“抓你爸妈的是什么人?他们搜走的都是什么东西?”

  麦庆兰只是哭,哭父母终于出来了,哭自己家命运多舛,哭自己无能为力。

  王主任想要喝问两句,可看着麦庆兰的悲戚模样,想到麦永生夫妇的情况,总不好灭人家满门吧。

  “小兰,你得跟我说实话”

  王主任忍了忍,心平气和地说道:“你只有跟我说实话,我才有机会帮助你爸妈啊”。

  麦庆兰抬起头,咬着牙强忍着,她真想啐这人一脸唾沫。

  这人是父母一手带大的,却是亲手将父母推向了地狱,第一个提出要批评父母的就是这人。

  现在好了,他踩着父母的头顶终于上位了,倒是假惺惺的来关心自己了。

  李文彪感受到了怀里的麦庆兰的颤栗,拍了拍她的胳膊,对着王主任说道:“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人,只说要找麦老师协助调查,蛮横的很”。

  “你是谁?”

  王主任打量了李文彪一眼,他确定这小子不是学校里的学生,这相貌根本过不了招生那一关啊。

  李文彪见过的场面多了,见这王主任发问,信口胡诌道:“我是麦庆兰的初中同学,路上遇见的”。

  王主任扫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瞪着自己的小师妹,只觉得没意思。

  这话还用丑胖子说?难道他看不出对方的蛮横?

  他听着这人的解释,心里已经有了猜测,协助调查,别不是调查部吧?

  别的单位可少有这么说的,抓人就抓人,什么协助调查啊。

  要是一般的强力部门他还敢去追一追,可要是调查部的话……

  “王主任”

  挨打的那个是个干事,这会儿过来请示道:“这宅院咱们还要不要继续看守了?”

  “你特么猪脑子嘛!”

  王主任都要被这人气死了,点着对方说道:“人都没了,还看个鬼啊!”

  说完示意了他们停自行车的门口道:“赶紧滚蛋!”

  挨打那人真是倒霉,挨打不算,还得挨骂,还是两头骂。

  心里咒着王主任欺师灭祖不得好死,面上却是讪讪地挥手,带着众人推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